湖南科技網 湖南科技網-科技創新戰略,引領時代先鋒

誣告成本低,一告事就“黃”?多類不實舉報困擾基層

2019-12-07 21:11 已圍觀141次 來源:湖南科技網 編輯:張馨予

  “花上八毛錢,折騰你一年”:誣告成本低,一告事就“黃”?

  導讀

  捏造“情況反映”,借信訪舉報對他人進行惡意誣陷;干部換屆考察等“關鍵時刻”,故意進行不實舉報,試圖影響相關工作……近年來,隨著各地對于問題線索的查處力度增大,一批“問題干部”被及時查處;但同時出現有人為達到個人目的,借信訪、舉報、投訴等途徑進行誣告等問題。有的地方甚至出現一告事就“黃”,遇到舉報就先把相關干部“放一放”的怪現象,極大地挫傷了干部的積極性和工作熱情,同時嚴重影響了地方政治生態。

  “一封信、幾角錢、查幾年”

  中部地區某扶貧干部,被舉報存在向一位村黨支部書記“打招呼”,由該村出資為一名土地承包大戶修建泵站的問題。

  但地方紀檢監察部門介入調查后發現,土地承包人承包土地時,是嚴格按照“四議兩公開”程序進行,其中并無違規違紀操作現象;而修建泵站的決定,是在土地承包之前就已作出,并非為了照顧特定人員。

  雖然被舉報問題最終查清,但這名扶貧干部的情緒明顯有些低落:“一門心思干工作,卻被人暗放冷箭,遭人流言蜚語,不但分散工作精力,而且感覺寒心。”

  類似遭遇的基層干部有不少。大別山麓一名副鎮長,因被舉報而遭受調查。在與調查人員的交流中,他得知,被舉報的問題之一是“開展工作中存在優親厚友謀取私利問題”。這讓他感到無奈:“我的籍貫不是本地,沒有親戚在這里,肯定沒有‘優親’,‘厚友’等問題也不存在,我愿意全力配合,接受組織一切調查。”

  還有部分干部,平日里少有“告狀信”、舉報信,但在被公示提拔、獲得榮譽表彰等“關鍵時刻”遭遇舉報。

  武陵山區的一名縣級領導干部,在當地有著很好的群眾口碑,并以實干著稱,但在即將升遷之際,被人列出“六大罪狀”,不僅有“心胸狹隘,借反腐泄私憤”等與實際情況不符內容,在朋友圈獲得點贊也被稱為“接受精神賄賂”。

  湖北省紀委監委調研顯示,惡意誣告行為五花八門:有的故意捏造“問題線索”,借信訪舉報對他人進行打擊報復;有的在換屆考察前夕,故意制造“黑料”,給他人“使絆子”;有的因為自身不合理訴求沒有得到滿足,肆意造謠中傷他人……

  不實舉報中,很多涉及的事情雖然不大,但因為舉報內容多樣且有的內容故意含糊不清,完全調查清楚并不容易。基層群眾調侃“一封信、幾角錢、查幾年”,惡意誣告行為的總量可能不大,但“殺傷力”很大,讓不少黨員干部泄氣、傷神、寒心。

誣告成本低,一告事就“黃”?多類不實舉報困擾基層

  一告事就“黃”,多類不實舉報困擾基層

  不少不實舉報或是惡意誣告行為,對干部產生了直接、明顯的負面影響。

  半月談記者調研中了解到,一告事就“黃”的問題,在不少地方客觀存在。有的地方,被舉報的干部正處在考察任用之際,但由于舉報的問題尚未查清或者一時難以查清,上級徑直選擇從備選名單中剔除這名干部,或是終止相關任用程序;也有的地方,久查無果后,最終不了了之,對干部本人也沒有任何反饋,讓蒙受“不白之冤”的干部又背上了“思想包袱”。

  其中,不少被惡意舉報、誣告的人員,處在直面矛盾的一線,原本是想干事、肯干事、能干成事的干部,但在堅守工作原則底線或不向違紀違法行為妥協時被惡意舉報。

  多名受訪紀檢監察干部及組織系統工作人員,梳理了常見的幾種進行不實舉報、惡意誣告,最終經查并不屬實的現象:

  ——編造式舉報。相關問題并不存在,舉報人出于政治目的、個人恩怨、嫉妒心理等,故意編造虛假問題線索,捏造事實,偽造證據,制造、散布謠言,對干部進行舉報、誣告。

  ——夸大式舉報。有的舉報人,并不掌握具體的問題線索,或是掌握的線索與干部個人違紀違法無關,但在舉報中,故意夸大相關問題的嚴重程度,或是故意“上綱上線”。

  ——掛名式舉報。為了引起紀檢監察機關的重視,有的舉報人甚至借用別人的名義舉報,或是在舉報信后虛列大量并不知情人員的姓名,進行虛假的“實名舉報”。

  ——重復式舉報。舉報人在舉報線索已經被查否,并得到相關部門反饋或是澄清之后,繼續向上級部門或是其他部門重復舉報、惡意詆毀他人,令被舉報干部不堪其擾。